浅谈可用于马拉松赛事的医疗救助的新观念

副标题:

来源:央视网  |  2023-08-10 16:39:34
央视网 | 2023-08-10 16:39:34
原标题:
正在加载

央视网消息:近几年,随着生活体育概念逐渐深入人心,马拉松运动的参与者越来越多,我国举办马拉松赛事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2017年,全国举办的马拉松赛事达到了1102场,2018年达到了1581场。中国田协认证赛事的参赛人数,从2014年的90万,迅猛增长至2015年的150万,和2016年的将近280万。2019年中国田径协会发布了《2019年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全国马拉松赛事及相关总规模为712.56万人次,较前一年增长129.56万人次,增幅超过20%。

2020年至2022年,体育赛事包括马拉松赛事在各地均陷入停滞状态,进入2023年,各项体育赛事逐步恢复。

城市马拉松能够将城市“社会”结构与“自然”结构加以结合,一个突出的功能就是作为“城市会客厅”,能够最大范围地展现城市风貌,宣传城市形象,打造城市品牌,为城市经济恢复与发展提供助力。从马拉松赛事的运营方面看,国内城市马拉松赛事多由政府主导,赛事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财政支持,企业赞助,报名费,其中政府财政占主要份额,在二,三线城市办赛过程中更是明显。全民参与的网络时代,马拉松比赛安全事件容易成为关注点,甚至城市口碑,因此赛事安全,成为重中之重。

赛事急救医疗保障的任务就是确保对参赛人员出现的各种急危重症进行及时,有效的现场急救,及快速转运,确保赛事安全和参加人员的健康。随着医疗技术和设备的发展,以及对运动损伤疾病谱的梳理,对于致死率高的疾病,应制定更加科学且合理的应急预案。

一、心脏性猝死

马拉松选手的心脏性猝死的发生率虽然低,但仍然高于其他类型的运动,如非竞技性慢跑、越野滑雪,或总体非竞技类运动。

心脏性猝死是运动员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发生率为年轻运动员中每年1/100,000-1/50,000。年龄更大的成人中明显更高,健康成人运动员接近每年1/7000。国内报道,2012年至2019年的25场马拉松赛事中,出现了26个猝死案例,死亡率达到了0.8/100,000。美国2012年1月《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数据,2000至2010年间在美国参加全马或半马的人数将近1100万,心跳停止事件共发生59起(51人为男性),造成42人死亡,死亡率为0.38/100,000。

东京马拉松实现10年零死亡,在于日本马拉松赛事组委会能够积极组织并创建由骑行AED分队,步行AED分队,急救站,医疗保障系统指挥部,赛道志愿者与赛道医生跑者组成的“快速反应医疗保障系统”。日本马拉松赛事一般设有15个救助站,前半程每5km一个,后半程2-3km一个。每隔3min左右的路程就会有两个携带AED的志愿者在赛道旁观察跑者情况,做应急处理。

经过多年发展,国内高等级马拉松赛事通过消除赛道沿途存在的急救盲区、配备充足的通讯设备(GPS)、救护车和急救器材,并且通过提升医疗保障团队和志愿者急救专业度、在识别与开启急救系统、心肺复苏和AED除颤、高级生命支持和心脏骤停后处理,等多方面进行培训,降低了赛事伤病率和死亡率。但众多新近兴起的马拉松赛事急救系统仍有待提高。

体外心肺复苏(ECPR):即加入体外膜肺氧合(ECMO)的心肺复苏,在有条件的赛事可以考虑纳入到赛事急救体系,以更好保障跑者的安全。2017年,Lamhaut等率先在法国巴黎率先启用体外心肺复苏,随后法国、美国均探索设置包含医生在内的ECPR院前急救体系。随着便携式ECMO系统的发展,我国已有部分医院成立了专门的ECMO转运小组,为院前实施ECPR提供了便利条件。与传统心肺复苏相比,ECPR治疗的心脏骤停患者存活出院率及神经系统功能恢复率均明显提高。过去10年间,ECPR 的利用率增加了10 倍,亚组患者存活出院率为43%~55%。

当出现心脏骤停情况,急救人员介入后,应根据跑者年龄等特征判断心脏性猝死的病因,合理地将跑者转运至具有急诊心脏介入治疗,体外生命支持综合资源较强的医院进行心脏骤停后支持处理。

二、劳力性热射病(EHS)

由于国内马拉松赛事激增,部分城市马拉松举办的时机并不在最适宜马拉松比赛的季节。现阶段各大马拉松赛事对劳力性热射病关注程度不如心脏性猝死。但其每年都是年轻运动员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且发病率有上升趋势,医院就诊的死亡率很高,为21%-63%。

赛事保障医生需了解体温调节的基本生理学原理、中暑的类型、预防和治疗策略以在马拉松赛场尽早进行关键性施救。

体温由下丘脑调节,其将核心温度准确地维持在37±1°C。虽然人体对寒冷有极好的适应能力,但只能耐受使体温稍高于正常范围的温度升高4.5°C而不出现系统性功能障碍。

人体具有多种散热机制:蒸发,对流,传导,辐射。当环境温度高于身体核心温度时,对流、传导和辐射不再有效。在高湿度(相对湿度>75%)环境中,蒸发不能有效传递热量。在高温环境下进行高强度运动时,只要因脱水丢失1%的体重,核心体温就会同时升高0.22°C。因此,在湿热条件下,运动员容易出现劳力性热射病。

美国马萨诸塞州法尔茅斯公路赛跑的年度监测研究,温度和炎热指数升高与劳力性热射病的发生率增加有关。一项4年的研究发现,中暑的发生与湿球黑球温度(WBGT)升高密切相关。

湿球黑球温度整合了辐射热、环境温度和相对湿度,目前倾向于使用湿球黑球温度以确定劳力性热射病的风险。在极端情况下,可作为取消活动的参考基准。计算方法如下:WBGT=0.1xDBT+0.7xWBT+0.2xGT (DBT即干球温度,代表环境空气温度;WBT即湿球温度,代表相对湿度;GT即球形温度计温度,代表辐射热)。可在马拉松赛道16公里范围内,比赛场地0.9-1.2米处获取测量值。

热射病是一种多系统疾病,其特点为高体温相关的中枢神经功能障碍(脑病)及其他器官和组织损害(如,急性肾损伤、肝损伤、横纹肌溶解)。两个主要诊断标准为:剧烈活动期间发生虚脱后立即测得的核心温度高于40°C,以及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降温延迟和核心温度超过临界阈值40.5-41.0°C会使预后变差,很多并发症均由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导致,例如横纹肌溶解、急性肾损伤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死亡率与体温升高幅度、降温是否及时,以及受累器官系统的数量有关,心脑肾功能衰竭患者的死亡风险大幅增加,出现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与死亡率增加有关。快速降温是最大程度降低并发症发生率和死亡率的最有效策略,应在发病30分钟内尽快开始。

跑者神志改变且核心温度(直肠温度)升高40.5℃即可确诊,现场医疗人员需快速开始降温治疗。冷水浸泡、有冰/湿毛巾轮换使用、高流量冷水浇淋等方法。如无需其他急救措施,则最好遵循“先降温、后转运”的方针。一旦降至适宜温度(39℃),应将患者迅速运送至最近的急诊科。如果不能现场降温,特别是有其他需医疗干预的问题时(如心脏性猝死或抽搐),应立即转运至最近的急诊科。

如果采用冰水浸泡,应将跑者浸泡在一缸冷水中(越冷越好);水温应为2-15℃,降温过程中应剧烈搅动冰水,但温水也有作用。因此,国内马拉松赛事应在获取具体天气预报后,通过计算湿球黑球温度,可在赛道医疗站点准备充气浴盆,水源及冰块,以备更有效的降温治疗。

当急救人员介入后,应合理地将跑者转运至具有体外循环或体外生命支持降温治疗经验的医院进行后续支持处理。(作者叶新 中国生活体育大会专家智库专家,中国田径协会运动健康专家智库专家,基础生命支持BLS、高级生命支持ACLS持证人,中国信息协会医疗卫生和健康产业分会体医融合和健康产业学组委员)

编辑:卢芳菲 责任编辑:王晓遐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体育精彩视频
体育视觉系 换一换
正在阅读:浅谈可用于马拉松赛事的医疗救助的新观念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
评论